Wilwarin

现充,随意取关,不用回关,随缘回坑

昨天晚上在沙滩上逛,有好多海鸥在我头顶飞来飞去,很快的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也总是听到窗外海鸥的叫声。

然后我就做了一个梦。我梦见我是某国卫生大臣,在一次改选中落选了。新任大臣是我的好朋友,但是我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生气,觉得她不过是一个梅德韦杰夫而已,任期结束肯定还是我上。

我有海鸥那样飞行的能力,但是飞不高,就两三层楼的水平。我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到他们的宴会上捣乱,比如说平躺着悬空在树旁边吓他们啦,突然飞进去搞破坏啦。每次那些人都惊慌失措。但是他们不知道是我。

那种在空中极速飞行的刺激和捣乱的紧张感让我特别开心。

除了我,有这种能力的还有Root。她跟我关系很好,她也喜欢捣乱,她棕色的长发飞起来特别好看,她纤细的身姿在空中轻盈又灵敏。我爱她!

我每次干完坏事还喜欢让她给我背锅,比如我飞进她家然后拿她的东西,扔回犯罪现场。她也允许我这样做,每次抓到我翻她东西都咯咯笑。天哪,我感觉自己这个简直是锤锤待遇!

有一次,我去一个内阁同僚家里捣乱。他的儿子,并不英俊,但是很温和很招人喜欢。他请求我改邪归正。我看到他家被我弄得乱七八糟,宴会也不欢而散,有点愧疚,我就答应了。

后来,我就自己去参加那些宴会。可是那个男孩把我的秘密给说出去了,所有的人看我的眼神都充满着厌恶和鄙视,并且对我指指点点。男孩的妈妈,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和棕色披肩的凶恶女人,总是恶狠狠地瞪着我。

我不去部里的时候,就跟Root泡在一起。后来,我想要继续以前四处飞行,闯祸,甚至伤害别人的生活。但是别人都已经知道我的秘密,还有什么意思呢?

这个时候我就醒了。

我还梦见了四叔,但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极其模糊的影子,可能是潮水在凌晨涨上来,冲掉了我用海鸥羽毛在沙滩上写的他的名字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Wilwarin | Powered by LOFTER